邵和平就像是一个斗败的公鸡,一副垂头丧气的模样儿。

手中的电话很沉重,几次想拨打施浪的电话,可是没有勇气打出去。

他一直觉得自己是上帝的宠儿,可没想到会阴沟里翻了船。

良久,邵和平终于拨打了施浪的电话。

对施浪汇报说:“少爷,已经查清楚了!葛平已经乘坐飞机去临城了。”

“去临城?他去临城做什么?”施浪不解地问道。

邵和平说:“和葛平一起乘坐飞机的人叫梁辉,也就是赵旭那个叫影子的手下。”

“影子?他们怎么会在一起?”

“如果我没猜错的话,那梁兵一定是影子假扮的。只可惜,我们没有证据能证明影子就是梁兵。”

“什么?你是说,这一切都是赵旭在暗中捣鬼。”

“应该是!我们是他的对手,他击垮江家之后,一定会想办法对付施家。没想到,率先对我出手了。”

“你是猪啊!这也能着了赵旭的道儿?”

“我......”

“你什么你?告诉你邵和平。要是因为你,我们施家的那些资金转不出去,你就立马给我滚蛋走人。”说完,啪地一声,挂断了电话。

施浪急匆匆来到了爷爷施福安的房间,对施福安汇报了这一切。

这件事情,他一直瞒着施福安呢。

见事情大发了,不得不向施福安禀报。

当施福安听完施浪的叙说之后,不由大吃一惊。

对施浪训叱说:“邵和平是怎么搞得?难道连人都分辩不出来吗?”

“爷爷!现在不是追究责任的时候。我们现在该怎么办?”施浪问道。

施福安说:“葛平是我们公司的艺人,他跑到临城去,肯定要投奔赵旭。你和你爸带上一些人,去临城向赵旭要人。一定要把葛平带回来!”

“可葛平的合同已经被火烧了啊!”

“我们不说,他怎么知道合同是不是被烧了。”施福安说。

施浪听了大喜,立刻去了父亲施振英的房间。

临城!

赵旭接到顾惜雪的电话之后,见“浪娱影业!”的股价已经被封到了跌停板上。

京施集团的股价,当日也在港省下跌了百分之五,很满意这个效果。

对付施家已经开始了,刚好可以和京霸帮一起对付。

赵旭心中已经有了计较。

当刀疤吴峥来报,说影子带着葛平来了之后。

赵旭对吴铮吩咐说:“吴铮,让影子把葛平带进来吧!”

“是!”

一会儿的功夫,影子带着葛平来到了赵旭的面前。

影子将葛平的合同交给赵旭,说:“幸不辱命,已经完成了!”

“辛苦了!”赵旭点了点头。

赵旭展开合同瞧了瞧,的确是葛平和“浪娱影业”的合同契约。

葛平对赵旭打着招呼说:“赵先生好!”

“葛平先生,我们终于见面了。”赵旭笑了笑。

葛平对赵旭鞠了一躬,说:“感谢赵先生在我最难的时候,出手帮助我。”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