何况,那些血螈是她为了救自己,以命易命换过去的。

秦舒只从他突然暗下来的眼神,就能洞悉他的心思。

她反握住他的手,不以为然地笑道:“我喜欢强大的自己,这样挺好的。走吧,我们得赶在那两个人之前行动起来!”

“嗯。”

褚临沉被她拉着,迅捷地冲进了电梯。

在电梯里,借着褚临沉高大的身形遮挡,她低头快速整理脸上的仪容。

等抬起头时,展露在褚临沉面前的,是一张毫不引人注目的路人脸。

褚临沉不是第一次看秦舒“换脸”,但她如此娴熟和鬼斧天工的技法还是让他在心里惊了一把。

两人分离的这短短月余,她就像是经历了一场蜕变。

不止是因为血螈,还有她自己的提升,以及身份的变化......

用她的话说,她是真的......变强了。

只是褚临沉很清楚,她的“强大”,都是被逼出来的。

被燕家、被国主府、被那些玩弄心计和阴谋的人,强行拽入漩涡里。

不强大,就只能被吞得骨头都不剩!

褚临沉想到这里,情不自禁地抬手抚上她的脸。

“这张面具做得比较粗糙,用来糊弄酒店的人差不多够用了。等出去后我就摘掉,免得被邱冰的人发现我早就在酒店里。”

秦舒随口解释道,一抬头对上褚临沉深情复杂的目光,才发现自己会错了意。

褚临沉根本不是对她脸上的面具好奇。

只听他缓缓说道:“如果我够强,就不需要你戴着两层面具行走,也不需要你亲自面对燕家那群恶狼。”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